•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艺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号
作品展示

袁方华:四新河畔的春天

时间:2019年03月20日 作者:袁方华 来源:袁方华 点击: 字体:

(六)

秋雨已经轻声慢语地下了一整天。

天空的阴云就像打了败仗的逃兵,成编制地溃散奔跑。空气里充满潮湿的味道,村里的土路被踩踏得泥泞不堪,望店铺的村民在秋雨如诉里歇息疲惫的身体。

十八岁的冬阳却一个人躲在四新河旁抹眼泪。冬阳她大不让她上学了。她大身体不好,姐姐又出去打工了,家里的农活没人干了。冬阳是个懂事的孩子,她哭着离开了家。冬阳有一种被这个世界遗弃的感觉。

薄暮袭人心,冬阳满腹心事地走进怀鱼的院子。头戴草帽的怀鱼正在打苇帛。怀鱼戴着线手套的双手灵活而有力,身边是削掉枝叶精挑细选出来的芦苇,电动三轮上是码得整整齐齐的成品,芦苇挺拔,经纬分明。

心无旁骛的怀鱼发现了沉默着的冬阳,摘下手套笑着说:“二妮,怎么还没上学去啊?”冬阳泪痕犹未干,沮丧地说:“怀鱼哥,俺大不让俺上学了,俺大让俺回家帮他种地。”冬阳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滴落下来、怀鱼摘下手套口罩扔到一边说:“咱大瞎胡闹嘞!这事有俺哩,你安心上学!你收拾好,俺骑摩托车送你回学校。”冬阳抹掉眼泪说:“怀鱼哥,我在村口等你。”怀鱼点头答应一声:“好,俺给俺娘说一声就走!”冬阳赶紧回家收拾书包了。

从望店铺到蒋官屯这段土路让两人吃尽了苦头,甩了两人一身泥点子。

终于走出泥泞路,来到通往市里的柏油路。两人满手满脸都是泥巴,弄得很狼狈。还好,路边的排水沟里有水,两人凑合着洗了洗手。怀鱼重新打着火,冬阳坐在后座上说:“怀鱼哥,什么时候咱村里也能修好公路就好了,我们也不用遭这罪了。”怀鱼头也不回地说:“三两年就会有公路通往咱们的四新河,通往咱们的望店铺,要想富先修路嘛!”摩托车轰鸣一声,向着灯火阑珊的市里飞驰而去。

此时雨停风住,深蓝的夜空月明星稀,圆润皎洁的明月就像悬在夜空的一滴泪。

怀鱼从内衣兜里掏出三百块钱塞给冬阳:“二妮,这些钱你先拿着花,不够再给俺打电话要。明天俺就给咱大拉拉这事;你是能成才的人物,可不敢让咱大耽误了。别担心家里,安心读书!”冬阳的眼泪溢出:“怀鱼哥……”怀鱼笑着说:“快回学校吧,俺也要回了,俺娘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冬阳背着书包走进灯火辉煌的校园,也走进怀鱼久违的那个梦。

春歌慢慢习惯了城市生活,并且深深喜欢上了自己的工作。在农村的时候从来都没感觉城市有多好,也从不向往城市生活,可一旦跳出农村那个小圈子,走进城市这个广阔世界,才发现自己有多幼稚可笑!原来,春歌内心深处一直隐藏着一个城市梦!春歌开始喜欢城市的喧哗,城市的快节奏。春歌开始喜欢那些漂亮的时髦衣物,原来扎成马尾的长发,也像城里人那样披散在肩头。第一个月发了工资,除了大部分寄回家以外还给自己买了一件羽白色长款风衣,把自己扎打扮得更像一个城里人。春歌更喜欢的是被银杏树环抱着的那个工厂。春歌喜欢穿着洁白的纯棉工作服走进车间,走到自己的操作台。为了更好地学好氩弧焊,春歌已经从姨夫家里搬到了宿舍,以往深爱的怀鱼哥,以及望店铺和四新河正在慢慢退出春歌的世界,慢慢远离,慢慢淡忘……

早晨点完名,统计杨琳抱着点名册说:“接集团通报,三个月后举办焊接技能大赛,报名时间截止到今天下班。愿报名的抓紧报名!”

方言推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第一个报名:“杨琳,我报名。”随后又问刘兆鹏:“兆鹏,你不报名吗?”刘兆鹏斜乜方言一眼:“翻来覆去就那么点事,没意思,不给你们玩了。”方言被刘兆鹏的不屑惹恼了:“我今年一定会打败你!”刘兆鹏一笑,下巴朝春歌一点:“方班长,我教的徒弟都能打败你这个千年老二!”刘兆鹏冲杨琳说:“杨琳,给袁春歌报个名!看我这个徒弟三个月以后怎么完败你!”杨琳用询问的眼神看看春歌。春歌心里直抽抽,不知道师父意欲何为,只好硬着头皮说:“那就报吧。”刘兆鹏盯了春歌一眼:“我看你底气不足啊!”春歌心说,这不废话嘛!这还是菜鸟级别呢,三个月后拿什么给人家比?刘兆鹏此刻眼神犀利,大声说:“袁春歌,有信心三个月后拿冠军吗?”春歌被激起斗志,昂首挺胸大声说:“有!”一帮人都大眼看小眼,不知道刘兆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方言,董主任的高徒,主攻各种焊接接头返修工作,焊接实力仅次于刘兆鹏。他是个轻度油腻眼镜男,外观特点是臀围突出,因为腚大,撑得工作服裤子一星期开裆六天,刘兆鹏就笑称方言是开裆班班长;在各种比赛中一直拿第二,所以被刘兆鹏戏称千年老二。方言直摇头,这真是一对疯子:“刘兆鹏,我拿一个月的工资给你打赌,你徒弟三个月后肯定拿不到冠军!”这不是笑话嘛,刚来还没一个月,居然想在高手如云的比赛中拿冠军?来做梦的吧?入围还差不多!刘兆鹏一副看不惯我又拿我没办法的表情:“那我就成全你!徒儿,走了!”

回到工位上,刘兆鹏对春歌说:“徒儿,为师刚才牛逼也吹出去了,以后吃吃喝喝可就看你了!”春歌都有一种张口吃天,无从下嘴的感觉:“师父,这个难度是不是太大了?”刘兆鹏依然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起点高才能飞得更高嘛!”春歌心里说,起点高会摔得更惨。刘兆鹏说:“别把这个比赛看得那么神秘。也别给自己找退路,其实就那么点事,听我的,三个月后我一定会把你打造成集团焊接第一女状元!”然后语气一顿:“不过你要是关键时候掉链子,烂泥糊不上墙的话,可别怪我将你逐出师门!”春歌用力点点头:“我一定不负师父重望!”刘兆鹏笑眯眯地说:“这还差不多,我看好你,你有焊接方面的天赋!这人啊,你不狠狠逼自己一下,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我给你制定一个方案,梦想指日可待。”

第二天,刘兆鹏就拿出方案,对春歌说:“焊工比赛有两个部分组成,焊接实操考试和焊接理论考试。袁春歌,你绝不能在焊接理论方面失分,我给你去找考试资料,你就踏下心来背题。”春歌点点头:“这个没问题,我一定能做到!那实操考什么啊?”刘兆鹏贼眼乱翻,四处瞅瞅,然后从兜里摸出一颗香烟,点燃,捏在手心里不时吸一口:“实操考手弧仰板焊接,氩弧小管对接梅花桩焊。”春歌见过别人焊仰板,但没见过小管梅花桩焊,经过一个月的学习,春歌的氩弧焊还能拿得出手,手弧焊恐怕打火都成问题。刘兆鹏摁灭烟蒂,装进兜里:“三个月的时间就足够了,这是每个焊工必经之路,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会让你一辈子受益。你一会儿去焊材库搬一箱j507焊条送到焊接实验室,我给你一星期的时间熟悉碱性焊条的特性,一星期以后我去考核,嘿嘿。”刘兆鹏笑得很猥琐:“如果你考核不过关的话,我会打你屁股的!”春歌一下子红透了脸颊,心里骂道:没正形的家伙!

此后的春歌就像被刘兆鹏紧紧抽打着的陀螺,高速旋转着,旋转着,根本停不下来……

事态向着好的方面发展着。刘兆鹏和方言的打赌本是无心之举,却很快惊动了高层,高层经过开会研究,决定把这件事上升到政治层面,这就不是个人之间的举动,而是公司级别重视这件事,大力培养技术性人才,各部门要给予大力支持,刘兆鹏的工作量减半,以腾出更多时间去指导春歌练习实操。无形中,春歌没有了退路,只能奋勇直前。一旦败北,上层的问责可不是春歌和刘兆鹏承受得了的,包括董主任也会受到波及。

刘兆鹏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很少去焊接实验室,他更多地利用了这个机会,扯起虎皮当大旗,晃悠到综合办去找他女朋友李雨霏调情。


上一篇:袁方华:四新河畔的春天(五)
下一篇:袁方华:四新河畔的春天(七)
(作者:袁方华)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