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艺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号
作品展示

袁方华:四新河畔的春天

时间:2019年03月13日 作者:袁方华 来源:袁方华 点击: 字体:

(三)

怀鱼祖孙三代都是玩船好手,靠打渔为生,后退百年前,四新河水势大,无法筑桥,全靠船只摆渡过河。怀鱼的曾祖、祖父,皆是摆渡人。

怀鱼他娘即将临盆时,梦到在四新河里抓了一条大鲤鱼,红尾四须,摇头摆尾,状态痴憨。

怀鱼他娘梦醒,肚疼难忍,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夫妻俩人以梦为名,遂给儿子起名为怀鱼。

怀鱼从小水性过人,玩船使网更是在方圆百里拔尖。但怀鱼这孩子命苦。父亲在怀鱼上初中时不幸触电身亡,怀鱼家的天塌了。怀鱼他娘难舍良人,日夜哭泣哀思,一年未到竟至眼盲。初中即将毕业的怀鱼辍学回家侍奉瞎眼的老娘,任凭一起长大的春歌怎么哭闹,都无济于事,怀鱼执意辍学。

春歌和怀鱼同年同月所生。两人自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感情极好。怀鱼从小就聪慧过人,学习更是在镇里几所中学里拔尖儿。怀鱼知道,爹死了,以后自己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就是这个家的天……

春歌劝不动怀鱼,只有哭着离开。

怀鱼一竹杆将木船撑进芦苇荡深处,对着凫水的小野鸭、筑巢的打鱼郎子不由得泪流满面。

 

春歌家两间正房里气氛压抑如山。

怀银蜷缩在木制圈椅里闷头吸烟,额头上的皱纹拧巴在一起,仿佛能搓一根麻花绳。

怀银家坐在马扎上,不时撩起围裙擦擦眼角溢出的老泪,白铁皮水壶在炉火的烘烤下不时发出“吱吱”的声音,炉子旁边放着几把已经完工的扫帚,一只老花猫蜷缩在上面“咕噜咕噜”酣睡。

灯光将春歌的侧影投放在白色的墙壁上,就像一个特写,憔悴,凝重,凄恻入骨的特写。

婉婉扎进春歌怀里,用怯怯的眼神看看紧皱眉头吸烟的姥爷,又把小脑袋埋进春歌怀里,紧紧抱着春歌。

怀银嘴巴里的香烟迅速缩短,一截弯曲的烟灰附在暗红的烟屁股上,怀银像吃了苦瓜一样,“嘶”的吸了一口气,烟灰蓦然跌落:“死妮子,你干的这叫啥事嘛!当初把人家怀鱼晾在半路,脑袋削尖了非要往城里扎!现在倒好,被人家扫地出门,走的时候一个回来俩个!报应啊!祖宗十八代的脸都叫你丢尽了!长一身牛骨头,就别学骆驼!”春歌她娘抹着眼泪劝道:“妮她大,现在说这话还有啥用……”怀银怒喝:“你闭嘴,败家娘们儿!你生养的这是什么货,还不如死在外面干净哩!”吓得春歌她娘不敢再吭声了。

怀银说的话如透骨钢刀,句句诛心。春歌脸色白得吓人,牙齿紧咬着下唇,手指拼命地扣着沙发扶手,手指白得没有了血色,仿佛下一秒就会折断。如果不是为了婉婉,春歌早就一根麻绳勒死自己了,哪里又有脸回家?

二妮冬阳推门进来,对怀银说:“大,事情都这样了,你再说这,还有啥用?你这是把俺姐往死路上推嘛!”怀银抱着白发丛生的脑袋,痛苦入骨地呻吟一声,恨不得把脑袋扎进裤裆里一辈子也不愿出来,也不用面对这些愁死人的事事……

冬阳轻声对婉婉说:“婉婉乖,让小姨抱抱。”婉婉转身伸展开胳膊扑进冬阳怀里。冬阳抱起婉婉说:“姐,回我房间去吧。事已至此,熬煎也于事无补,我去做点饭给你和婉婉吃。”

这时,村里的广播响起,大喇叭里传来村委主任怀信的声音:“各位村干部请注意!各位村干部请注意!晚饭吃罢立即到村委会开会!晚饭吃罢立即到村委会开会!”村委主任的这个广播立刻在村里炸了营,望店铺像过年一样热闹起来,村民呼哥唤弟地跑向村委会……

村里前几天就有了小道消息,就像一阵小旋风,在村里传播得云山雾罩:上海的一个大老板要来望店铺投资啦!听说要把咱望店铺弄成那啥旅游度假村,咱们也要去城里住厕所盖在房间里的大房子啦!村委主任的喊话无疑坐实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其实,三年前就有一家省城的大型钢管制造厂要来望店铺占地盖厂房,结果村委主任怀信死活不同意,就算镇委书记出面都不行,怀信就一句话:“占望店铺的地可以,但绝不会让步于工业制造等高污染企业盖厂占地!非要强占也行,先把俺袁怀信撸下来!只要俺在这个位置一天,就绝不让步!”这件事就这样被怀信搅黄了。乡亲们都背地里骂怀信是瓷脑壳。怀信叹息一声:凭你们怎么说,俺绝不能让望店铺毁在俺袁怀信手里!


上一篇:袁方华:四新河畔的春天(一)、(二)
下一篇:袁方华:四新河畔的春天(四)
(作者:袁方华)

新文章

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