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载中...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艺官方微信公众服务号
作品展示

臧利敏:我突然爱上了这个城市(组诗)

时间:2016年06月21日 作者:臧利敏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还有人耐心地用这些旧时的器皿来制造欢乐

旧火炉的炭    有着不尽的光与暖

黑颜色的爆花机在火上一圈圈地旋转

古老的风箱

用小舌头吞吐着初夏的风  

在这黄昏渐进的时刻   还有人旁若无人地在街头

制造着古朴的欢乐

那个灰衣帽的外乡人   像沉浸在梦境里

路边的槐树更深地陷在暮色里

这个人一无所知   

他被飞溅的火苗映红了脸庞

他被浓重的夜色逐渐包围

                          

亲 人

 

我又见到了这些亲人

黄土地上   正在生长的

麦子  大豆   花生    

我轻轻呼唤一声   他们就认出了小时候的我

那个黄头发的小丫头    在棒子地旁边的河沟里跌倒过

被锋利的麦茬划伤过    

在村头的枣树林里大哭过

被大太阳晒着    被大风刮着

豌豆苗一样地长大

 

我又见到了这些亲人

我知道    当我离开

在异乡奔走   哭泣

痛惜地呼唤着我的乳名的是它们

在安静的月光下等我归来的是它们   

一言不发   为我拭去泪珠的是它们

只要站在阳光之下    轻轻地呼唤一声

我的亲人们   就会敞开怀抱

把那个曾经的小丫头拥入怀中

就像她还是一棵土里的豌豆苗

从未长大过

也从来不曾远离

 

姐 姐

 

姐姐   多少年

善良是一小簇火焰

在你的心头燃烧

姐姐   我还记得    小时候

走过凹凸不平的乡间小路

我一直是你身后的小尾巴

冻僵的小手从来不敢放开你的衣角

姐姐   多少年过去了

我忘不了  你走路时   会把两条粗粗的黑发辫甩到身后

姐姐   那时   没有什么来装扮你的青春

除了村头的桃花    映红了你的脸庞

除了路旁的溪流    记下了你十八岁的笑靥

姐姐    许多年过去了

大风把时光刮走了    你的鬓角也染上了白霜

姐姐    你转身走进人群    和许多人一样

没有人会认出你     

姐姐   我多想再一次牵住你的手

给你我心中童年的暖

姐姐   外面的风霜有些大

你要把围巾扎紧

 

世俗生活

 

我热爱那些人们

那些在暮色里

匆忙地走向菜市场的人们

那些小鸟一样急切地归家的人们

我爱他们疲惫的面容和满脸的风霜

 

我热爱太阳落下

暮色慢慢降临

我热爱鸟雀归巢   大地渐渐陷入沉寂

热爱那些在生活的洪流中奔波的人们

他们不再年轻的容颜   

和夜色一样沉重的背影

 

我热爱这些平凡的岁月

它拿走了我们这么多

它水一样挡不住地流走

只把岁月的灰尘

留在每个人的脸上

 

我突然爱上了这座城市

 

我突然爱上了这座城市

它的霓虹一路闪烁诡异的光芒

它的公共汽车拖着沉重的尾巴喘息

它吞噬掉那么多鲜活的青春   无辜的岁月

可现在   它的槐花又开满了大街小巷

像一个无知的少女   像一个

沧桑的老人     

像一个老人一样

那么多的悲欢被它负载

那么多的灰尘它还能呼吸

那么多的命运都被它包容在怀里

它忍受着喧嚣却又沉默不语

只用巨大的夜的羽翼

将所有的一切收留

夜晚过后   太阳照样升起

风雨之后   看不到眼泪和悲戚

 

照在楼房屋顶的太阳光还是暖的

 

这片灰色的楼房高高低低

一直延伸到湖边

每一扇窗户都像一双谜一般的眼睛

窥视着世事

多少人在屋檐下

争吵   流泪   沉沦

书写着他们的小悲欢

一生太长了

要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有些房子已经像老人一样衰败无力  摇摇欲坠

人们还在蚂蚁一样地进进出出

来往奔波

属于一个人的好时光太短了

只下了一场雨

爱情就结束了

只流了一次泪

一生就画上了句号

 

照在楼房屋顶的太阳光还是暖的

那一抹久违的橘黄

像一个长久等待的人

在决定放弃的时候

他才到来

 

中年之诗

 

天色是从什么时候黯淡下来的呢

两旁的树还绿着    花好像也开着

我还只是一个爱哭的孩子

追赶着翩然而过的那只蝴蝶

懵懂地向着远处的山峰奔跑

却不知道   前面的山谷早已是

空空如也

 

月色之下

没有比一颗心更让人难以辨别

灰暗的月色照耀之下   

伤口更像伤口

来路愈加模糊

 

仓皇回首

没有一条路可以找回自己

我其实更像一只飞蛾

盲目地热爱着自由

前面即使是一堆烈火

我也会一次又一次

不顾一切地   投入其中

 

 

——香巴拉之旅之一

 

在这里    我可以像一只雪白的山羊

在山坡上慢慢地吃草

或是跟在牦牛的后面

在阳光下缓慢地踱步

也可以跟着天上的白云

漫无目的地缓慢地游荡

在这里    我会像一棵云杉

缓慢地生长   

不用任何人催促

五十年   或是一百年

我也只是长高了一寸   或者更少

一切都不用着急

山    沉默了几万年几亿年

天    蓝了几亿年几万年

让我在这空气稀薄的地方

远离速度   争夺和奔跑

长成一棵质地坚硬的云杉

或是一棵低矮的有品质的小草

耐高寒     耐缺氧

耐寂寞

 

小悲欢

 

草木的一生不过是一季

葳蕤时风生水起

凋败时白霜满地

 

她在一棵青草上

读出了自己的一生

简单的光阴里

爱过雨露   阳光   蜂蝶

爱过细雨的清晨   和虫鸣的夜晚   

爱过踉跄的孩子   朴实的农人

也爱过偶尔路过的哭泣者

曾经在一滴露水上做梦

夜夜欢欣   夜夜哭泣

 

草木的一生不过是一季

她怀抱她的小悲欢

耗尽了一生    

她知道

下一年重生时

每一棵青草

都不会再是自己

 

现世安稳

 

时光是温和的

它无声地漫过去

这就是流年

 

秋光宁静   现世安稳

一切都是无声息的

时光静得可以听见掉到地下的一根针

 

其实只要一点点爱

就可以摧毁一个人的一生

疼痛是硌脚石

在哪里痛

只有心知道

 

现世安稳   流年似水

有些隐痛   就不说了吧

 

一个人有他的一生……

 

一个人有他的一生

他的热恋   他的茫然   他的积劳成疾

他的痛不欲生……

一个人有他的低语   他的欣喜   他的不为人知的隐秘

他的噩梦……

一个人    匆匆走在大街上的一个人

他有不堪回首的历史    无法更改的过去

无法抹掉的悲欢……

啊一个人    匆匆走过   头发花白的一个人

无法预测   他的未来   是深渊还是坦途

一个人   一个走过路边那堵矮墙的陌生人    

背负着他自己沉重的一生


上一篇:翠薇:倚海而歌(组诗)
下一篇:谭庆禄:苦菜儿(散文两则)
(作者:臧利敏)

新文章

门文章